您的位置:萧山网首页 > 萧山第十三届征文大赛 > 成人组 > 正文内容

四十年来谁著史,风云变幻看百姓

时间:2018-09-20 14:45:37   作者:萧山区义桥实验学校 黄飞英

她,是一个普通的妇人,60多岁。20岁嫁到义桥老街后,一直生活在义桥镇上。她的生活轨迹与改革四十年的发展有着惊人的吻合,因此我以采访者的身份采访了这位妇人,让我们从她的叙述中来回顾四十年的风云变幻吧!

七十年代初:下乡知青的生活

叙述:40年前跟随我的老公知青下乡,来到建新大队 (现东方文化园) ,我们那时白天的生活都是被安排好的,白天出工,傍晚聊天,晚上倒头睡,醒来又去出工,生活给我们的一个使命感就是在产队劳动。

因为不会种田,我被安排在晒谷场晒谷子,你不知道那时整个大队的谷子都堆在一个仓库里,我从早上搬啊,晒啊,忙到中午吃口饭,马上把谷子翻一遍,等到把谷子翻遍,太阳有点西斜了,我又忙着把先晒的谷子搬到仓库,等我全部收完,太阳已完全落山,一天就在晒啊晒,搬啊搬,除了弯腰还是弯腰,有时都顾不上喝口水,脚底板都走得痛兮兮。这是我一天的劳动,别的男人女人都在拔秧种田,村里几乎没有一个人闲着,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大伙干得热火朝天。

晚上回家,从菜地里扭几棵青菜,放在饭里一起蒸熟,然后放点酱油,就这么和着拌饭吃,因为没菜,饭就吃得特别多,一个男人家一餐一般都吃两三大碗。但口粮不多,有时也只能省着吃。饭后大家都聚到我家,因为知青几乎都是没有结过婚的,而只有我们是一对夫妻,像一个家。我们家便成了大家的聚集地,但家里就两个凳子,来的人多了,就从灶里搬出几秸稻草,分给每个人,大家就席着稻草往地上一坐,开始天南地北的聊起来,这个时候,我需要烧一大锅开水,给每个人一只大碗,每人倒一碗开水,这是最盛情的招待,也是最高的待遇。

随感:对七十年代的这段生活,她更多的记忆是贫穷,忙碌,但现在说起来的时候却是饶有趣味,仿佛那个年代有那个年代的乐趣。

我想那个时候大家虽然很穷,家里什么也没有,但也不担忧明天的生活,人是活在当下的,有饭吃,只求吃饱,有衣穿,只求御寒,有房住,只要挡风,虽然当时的生活没有娱乐,没有消遣,但没有忧虑,没有烦恼,没有攀比,没有心机,有的只是安排好明天干的活,穷的有滋有味,活得有事可干,也许,那时的人就是这么的单纯与率性,活出了人的自然本性。

 

八十年代初:街道市民的生活

叙述:因为农婚,我们是最后一批知青抽调回来的。从乡下回来,没有房子,那就租公房,我们前后总共换了四个地方,每间房大约15个平方,走进是厨房间,饭桌,后面是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面要搭三张床。我们夫妻俩一张,小孩一张,我公公一张,房间里转个身都是困难的,但就这么挤着,因为没钱。

农村的生活有米有地有菜有房,没有像这里这么逼仄,也不需用钱,但在街道上不行啊,开门七件大事,哪一件不要用到钱,那个时候,小市民的生活更苦啊!公公给人家挑水,要走到河中心舀最清的水,一大清早,走到二里开外的小河,脱下长裤,然后挑着这担水卖给人家,一桶水3分钱钱,一个早上挑二次水,总共一角二分。

我脑筋活络些,进了一些小货,如牛皮筋,假领子,橡胶鞋,祙子,杂七杂八的,这些货物装在两个箩筐里,一大早挑到浮桥的引桥上,在那里摆个地摊,每天赚点家用补贴,一天也就赚一角五分钱。有时会拿一些手工活,如糊火柴盒,给厂里洗手套,一个月就赚五,六元钱。

那时的生活清苦,但我们自己找乐趣呀,有时几个女人商量,在义桥的老轮船埠头乘上轮船,去杭州四季青玩一天,可以不吃中饭,不买东西,只揣上几个菜部头咬咬,回来时饿得前胸贴后背,但大家都嘻嘻哈哈,相互嘲笑去城市里的土相,窘态,兴奋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家,跨进家门,看到公公阴沉的脸,看到老公疲倦的样子,才像做了错事的小孩,一声不吭,因为一天不赚钱,晚饭就假装少吃点,只喝点干菜汤,躺在床上,感受着饥饿来袭,白天那花花绿绿的幻影早跑光了。可是过一段时间我们又会相约前往,你说好笑吧。

随感:一个月五六元钱,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我不知道这点钱能用来做什么,但那时的人们就这么过来了呀,我问菜的价格是多少,她举了两个例子:一条带鱼一角三分,一斤猪肉七角一分,而这些菜最多一个月吃一次。租的房子一个月一元三角,吃的就是豆腐、白菜,自家的咸菜,当时生活是如此的窘迫,日子似乎惶惶不可终日……

但我在她叙述的时候发现最让她怀念的是去杭州的那段经历,她也不说不清为什么总想着去杭州,我猜测在最艰难的时候,人能撑着,那是因为他们心中的希望与向往,她们不抛弃这里的清苦生活,却也在向往着城里人的生活。

人的韧性如蒲丝,即使是暗无天日,靠着自己的坚持与希望也能挺过来,真的只要向前走,人生就会豁然开朗。

 

 

八十年代后期:进厂的职工生活

叙述:终于这样的日子有所好转,在八十年中期,不知一阵什么风,义桥镇上突然出现了很多民营企业,像缝纫机零件二厂,向阳五金配件厂,农机厂,因为凭着居民的身份和居民的家属可以进厂了,这是一个极大的变化,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新的活力。

进入轰隆轰隆的机器时代,我们的生活状态一下子被某种力量支配,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多劳动多赚钱,于是早上六点多起床,做一个小时才回来吃早饭,中饭扒了一口,又马不停蹄地赶着做,下班了又加班加点做一个小时,这样计算起来,我的每个月工资居然涨到了25元,第一个月的工资拿到手的那天,我们全家人兴奋地大吃了一顿,我特意上街买了件的确良衬衣,给家里买了个新脸盆和一个锅留作纪念。

每个月有这么固定的收入,生活明显地好起来了,我们买了最具潮流的一件家具,那就是18寸的凤凰牌自行车,这自行车买的时候还费了一定的周折,托了人,拿了票,还化了150元钱,(相当于我们夫妻两人三个月的工资)这是最让人羡慕与光荣的事情,也是我们家最值钱的家当。当时我们隔壁家着火时,老公把儿子和这辆自行车交给我,跟我说其他都不重要,只要把这两样东西保护好就行了,可见其重要吧。

进厂最大的好处是过了三年后,大约是89年,义桥镇养老保险搞试点,每个职工每个月只要拿出二元钱,我们的医疗、养老都有了保障,当时看病的报销比例还挺高的,一元可报九角。这对我们所有的职工来讲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对政府的这个行为简直感恩戴德,当时农村的亲戚们听说这件事,不知道有多羡慕,感慨自己没有居民身份。

随感:八十年代的生活总体特征是已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人们的生活开始脱贫,但在变化中比较缓慢,且发展不平衡,但义桥镇上百姓生活质量的提升明显,因为当时义桥镇企业的发展与兴旺在当时是有案可查的,我们虽然对企业的发展不甚明了,但它给百姓生活带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尤其是为职工买养老保险,这是乡镇企业的第一次关乎百姓的变革,这是义桥镇最为大胆的革新,正是这个英明卓越的远见让人们对义桥政府赞赏有加。也让周边的百姓对义桥在乡镇企业神之而向往。

从农村的田间劳动到进厂有固定工作,这是生活上发生了质的变化。生活稳定性下来了,口袋里的钱多起来了,大家的心里也舒畅起来了,我在听她讲述的时候,发现她脸上的笑意明显地深起来了,语气也轻松起来了,心里流淌着的是满满的谢意与感恩。

八十年代是简单而快乐生活的代名词,人们的物质刚刚够用,人们追求的东西都能在自己的努力下慢慢实现,每个人淳朴真诚而可爱,就像那刚刚晨曦笼罩下的大地,平静而清亮!

 

 

新世纪:幸福的现代生活:

叙述:这个时代的变化实在太迅速了,既让人耳目一新,也让人眼花缭乱,但我们这辈人自有分寸,不羡慕穿金带银的暴发户,也不学年轻人的新潮前卫,我会去买条牛仔裤,买条裙子,让自己美丽一下,会自然地去卷一下发,让自己看上去更年轻,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悦,这是对生活最好的赞美。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最遗憾的是小时候没有读过书,不识字成了最大的障碍:看电视不认识字,上医院找不着北,地铁高铁不会买票,智能手机不会上网,因此就去认字,跟着我的孙女学拼音,学汉字,我还去萧山老年宫报了戏曲班,我过上了年轻时一直向往的生活:住着宽敞亮堂的房子,吃着山珍美味,穿着棉麻布衣,唱着我爱唱的戏,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什么叫梦寐以求,一不小心,居然实现了。我们是做梦都在笑啊!

随感:安耽,悠闲,惬意,幸福……一连串冒泡的词挤兑了原先的贫穷,饥饿、忙碌,赚钱……他们这辈人如果要给这个时代加一个标点,一定是一个圆满的句号。

当然,新时代生活的幸福本应是我们这辈人感受最多的,但因为没比较,这个感受也许是扁平而无力度的,因此从这个普通的妇女身上找到属于她的最后一笔,他们仍属于这个时代。

然而他们的人生还会有太多的留白,他们的故事终究将被重写,因为整个社会像一个轰隆隆的机器,正在日夜不辍地向前行驶着,前进着……

我们的视野虽已鞭长莫及,但我们的想象已生出翅膀,忆往昔,峥嵘岁月,恍若隔世;看今朝,华丽篇章日新月异。

李洪章曾有诗云: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今天,我要说:四十年来谁著史,风云变幻看百姓!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