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萧山网首页 > 萧山第十三届征文大赛 > 成人组 > 正文内容

房 变 留 痕

时间:2018-09-20 14:49:23   作者:益农镇中心小学 胡关贤

1951年,我出生在萧山最东首的益农镇,记忆中,从懂事到成家,物质贫泛,住舍简陋,特别是最怕我家的草舍住房下雨漏水,日子一天一天挨着熬着过。

1970我被推选为民办教师,1976年结婚成家,一年后自立门户,过起了小两口生活,父母给予10余平方米的草舍,要安床搭灶,要放置农具、农产品,连个插足的地方都没有。有房,有个宽大点、能挡风遮雨不漏水的草舍房是我梦寐以求的追求。第二年,变卖了爱人的嫁妆,搭了两间小石头油毛毡房,住房在被逼中经历了第一次跳跃,也生平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住房。由于搭房钱资的缺口太大造成省料省工太多,房子的质量存在安全隐患且漏水严重。房子大了些,且还债固房堵漏十多年如一日地重复着。有一个像样的家,这理想的梦境一直到女儿13岁读初中了都没追上。

1978年12月,改革开放,分地到户。交了国家的,留了集体的,余下都是自己的,手里开始有了积余。这时,县上还召开了万元户代表会议,鼓励人们致富。随后爱人还腾出时间捞点外快,后土地流转,竟农民工转为打工钟点工了,生活有奔头,一年更比一年好。

改革开放,教育抢先步入春天,增设教师节,尊师重教成风,工资增薪、多劳多得,绩

效加奖金,工作倍有劲,家中生活在日子中变化着。

1984年我考入民师班学习,二年后回校任教。家里的房还是那么漏、还是修。有个安身的住房一直是我心头的痛。学校领导为让我安心工作,给我安排了一间12平方米的住房,房还是那么小,却没有了漏水,但这房是公家的、临时的。我如此勤劳节俭,无房好住,我不甘。

1993年,我积尽20年财力4万元,在公路边买了两间集资房,用8000元搞了装修,配了点生活必需品,家才有了房,属于我家自己的房。住房经历了第二次跳跃,家在房子的困扰中磕磕碰碰碰地走出了阴雨天,日子变得晴朗起来。

2002年,我化23万元在萧山购置58方一套二手房,供孩子萧山工作所需。我家住房经历了第三次跳跃,我开始了工作在乡下、周末住城里两栖人生活。后孩子按揭购房另住,我以房收租,多了一笔工资外收入。

2012年我年龄到岗退休,我把原先弃住的破屋翻修成了小别墅,搞了装潢,花甲之年,有了像样的、宽敞的、配有家电的住房,我家住房经历了第四次跳跃,变得越来越宽畅、舒适、现代、时尚。孩子出门在外,我们俩享受着退休金,就这样乐滋滋、笑哈哈地生活着。生活变得阳光普照,夕阳生辉。

细数四邻八乡,住房都在连级跳跃,却比比皆是。回眸房变留下的足痕,都因沭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