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之星

张婷:用文字筑起青春

更新时间:2017-01-27 10:32:16    内容来源:编辑:张旺   

 

 

年轻时的我们都会怀揣一个伟大的梦,有的梦会成真,有的梦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陨灭。而我,如果什么都没有了,没了青春没了流浪的冲动,那么至少我坚持了我的文字梦。

几年前,我在一个小县城念高中,许是处在细腻敏感的年龄,经常在本子上写矫揉造作的文字,迷恋青春文学,上课偷偷看小说,偶尔还憧憬着像三毛一样去流浪。对于文学,是发自内心的热爱。想过投稿,但从没付出行动,怕被骗。因为高一那年,自己偷偷参加一个文学大赛,被告知得奖,但需要寄钱。我傻傻地到邮局寄了,结果真的被骗了。

很悲凉的感觉。我发誓再也不投稿、参赛。

但依旧迷恋文字。高二、高三是看书写作的疯狂期,把大人给的零花钱偷偷地去书店换成青春杂志,小心翼翼地在本子上写着自己的心情日记,执迷所有关于青春的文章,悲伤、叛逆、迷茫的文字,梦想着有一天自己的文字也能出现在杂志上,并且一脸认真地和朋友说:我的文章一定要出现在XX杂志上!

可是,坚守了几年的文字梦,在高考失利后全部化为灰烬,烧掉了那么多的文字宝贝,把喜欢的杂志全卖了。复读一年,没有再看青春小说。只买关于学习的书。舍弃,舍得难过,弃得绝情。那一把火,让我在那段青春里彻底和文字绝缘。

复读时,很想写文章,有种再不写下来就要窒息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喉咙里堵在胸口上,很沉重。我说我不认输;我说,我要追逐我的文字梦。之后还是写了撕撕了写,这样的文字梦,刻骨铭心。

那个时候我还没理解透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生命之轻,只觉四面八方都是莫名的压抑。

高考成绩出来时,妈妈问我想要什么,我说我想买好多好多杂志。她什么都没说。我知道那一年她很满意我的表现:没有再写一些让人看不懂的字,没有再买一本青春杂志。

在高考面前,我不愿伤父母的心,不愿意让自己任性而为到最后却一无所有。丢下高考,意味着丢失的就不只是青春,还有理想、父母的期望。我怕我的文字梦带来的是一场祭奠而不是喜悦。

但也只有那一年,才知道文字梦是多么的宝贵。那段日子已经离自己很远了。只隐隐约约记得在那些暗无天日的生活里憧憬着自己的文字梦。

后来,明白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最沉重的负担是人生最美丽的时刻,在重压之下积攒下来的文字宝贝是最具生命力的。比起在劳改所里凭借记忆背了几万行原稿的索尔仁尼琴,我们又幸运多了。他的文字,是用鲜血浸透的,为了逃离被扼杀的命运,不得不销毁稿件。

大学,我进了文学社,那是文字梦集中的地方。

有梦总是好的,大学自由的时间太多了,所有压在身上的东西都没了。我反思着:人的一生,总有一个深入骨髓的梦想,即便它被隐藏得很深很深。我们会因为各种比它重要的事忙碌着,我们都有太多的牵绊和无法派遣的痛苦我们永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这短短的人生我们还能再活几十年。自由与梦想,看似空中楼阁,但是只要坚持,就不会遥不可及。

 “我什么都不想,我只想重拾我的文字梦。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坚持我的文字梦。一个作家这么感叹。我们想写字,只是因为热爱,只是因为一个文字梦。也许故事是虚构的,但感情却是真的。

年少不轻狂,不是少年,青春无理想,不是年少。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是无可救药,只有你自己愿不愿坚持。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会做一场华丽的文字梦,而正是因为这些才让自由青春梦想这些词在我们心中灼灼发亮。我们安慰自己只是暂时放弃这些不大不小的梦想,但当一切都过去的时候,别忘了把它捡回来。

因为只有到了以后,才懂得问自己:这一生,这一辈子,你会去哪里,路过什么地方,有过什么梦想,回过头来,看看这些梦,还剩下什么。

用文字筑起的青春,沉重,但是现在可以理解了,那是一种想要飞翔的沉重。

 

张婷简介:在浙江传媒学院就读编辑出版专业。2011年开始在《青年文摘》、《中学生百科》、《散文选刊》等发表文章约20万字,代表作品《被岁月覆盖的诺言》。校园刊《尚读•乐观》主编。2011年获首届曹雪芹文学杯铜奖等。



作者::《文学校园》